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2

温热的还是三十七度温度的鲜血冲了出来,就像是红色的喷泉一样高高溅起。
她死的原因是找了个不比她白痴的男人,她在床上享受了这个年轻力壮的小白脸的服务后吸了一口廉价的香烟,就像是为了说明自己的眼光很远大一样,说出了我告诉她的秘密,那个小白脸居然妄想去欺诈肯要一百万美元。
肯无奈的笑着说,这种事情真的是男人的秘密啊。
手一招,唯一带来的手下立刻递上一百万的美金,放在黑色的箱子里,男人接过后做着美梦就走了,转身前不忘记跟微笑着的肯说,兄弟,这没有什么好自卑的, 你可以考虑用你的后面享乐。那感觉也不错,真的,相信我。
肯挥着肥的猪手,轻轻的说,这是个好主意,不是么?
后面的那个黑人肩膀上扛了一个火箭筒。当那个男人走出安全距离的时候,一个火球瞬间就在他的身上爆炸。他和他在无数个女人身上卖力都无法赚来的一百万美金都化做了尘埃。
肯摇头,低声的说,愿上帝原谅他的罪。真是个不可爱的孩子,但是也是上帝的儿子。
迈克,你说是不是?肯眼睛片刻都没有离开那片就好像在放焰火一样美丽的场面,对身后的唯一可以放心的手下说。
是的,老爷。迈克弯下腰,恭敬的说。
他下面的行为就是找到那个女人,在她卖力的伺候一个嫖客的时候,一群人冲了进去。把那个男人吓的当场就阳痿了,也许下辈子都这样了。
处罚她的时候就迈克他还有我。
我被迈克甩到了墙角,全身的骨骼都移了位,我呻吟着想要站起来,却被迈克踩在地上,就好像一只只要轻轻的碾一下就变成一团绿色的液体和几块小碎片的虫子一样。
迈克的眼睛盯着我,肥厚的嘴巴里吐出一个词,婊子。
那边,惊恐万分的苏像是第一次被她的那个禽兽一样的亲爹强暴时候的十一岁小女孩一样无措。她轻轻的说,你们要做什么?
肯走到她的身边,手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那双眼睛就好像在看一件美丽的艺术品一样的看她的高高仰起的有着天鹅的脖子一样美丽曲线的脖子,手轻柔的摩挲着她的喉结那个地方。低沉的声音吞吐出几个词,美丽的,可怜的女孩子。
苏的洋娃娃一样的长翘的睫毛拼命的扇动,可怜的求着他,求你,放过我。
肯的手指摸到了她的唇边,她用诱惑男人的那招诱惑他,嘴巴立刻张开,把他的拇指吞了进去,吸吮,舔嗜。一边颤抖着声音说,求你,我只是个可怜的女人。
肯慈祥的笑着,另外一只手接过迈克递给他的反射着现实中的颜色的刀子,轻轻的划了一刀。
苏甚至来不及喊疼,就张大了嘴巴和眼睛,盯着天花板,洁白的脖子上突然生出一道红色的口子,血迫不及待的激射出来,血珠子在空中散成血雾。
真像是射精啊。迈克陶醉的说。
肯走到我的面前,一样的低下身,手摸上我的脖子,我的脸,轻轻的说,亲爱的,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我吓的哭了,身子抖的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小猫咪。
我求着他说,别杀我你要怎么对我都没关系,求你。
他突然笑了起来,大声的笑,手却瞬间收紧,狠狠的掐住我呼吸空气的管道,要我窒息而死。当我的身子因为缺氧而抽筋的时候,肯放开了他的手,说,宝贝,我怎么会杀了你了?你死了,我会伤心的。
他走了,迈克回头骂了我一句婊子也跟在他的后面走了。
我缩成一团,双手圈着自己忍不住要发抖的身子,惊恐的看着苏还直挺挺的跪在那里,眼睛长的就好像破旧的娃娃的玻璃珠子做的眼睛,灰色的瞳子中那孔扩散到了极限,嘴巴张的就像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口子,里面还会伸出她的红色的舌头。脖子上的那道伤口的血慢慢的流,流满全身,温暖着她的丰满的胸部,平坦的腹部和她的总是不会满足的下半身。
回到别墅的时候,我吓的几乎是爬到肯的房间里去的,我抱着他的腿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他抚摸着我的头发,脸上却没有一点点的恼怒,甚至,他很享受这样的我的屈服。
我有一种感觉,他要的只是我的求饶哭泣还有害怕,甚至说,不是我,而是我的这张脸。这张脸上出现的屈服还有那些软弱的表现叫他快乐。
所以我就顺着他的意思,他要我笑的时候我就妩媚的笑,要我哭的时候我就像是死了全家一样的哭。
他快乐了,我就安全了。


d
现在,我被他带到他经营的非常成功的一个战场,他叫这个是他的最骄傲的丛林。他制定这里的规矩他叫谁生谁就生,他叫谁死谁就等着被抬进棺材里。他是这里的主宰。他很满意这样的自己的努力。
平时我是不用来的,等着在他的地下室里全身捆绑着就像是待宰的母猪一样等待他的享乐。今天却是例外,他说, 他的宝贝要出来了,他花了十五年培养的一条忠实的母狗要走出黑暗,给他表演了。这个日子要让别人都记住,所以,他把我带来了,还有那些手下全部的朋友。一起聚集在这个丛林里面,等待他说着这个世纪最美丽最残酷的画面出现。
我看到在无数的铁丝交错编制的笼子里,一个强壮的白人来回的走动着, 炫耀着他的那钢铁一样的肌肉,粗壮的手臂高高的举起,台上的那些女人们发出淫荡的尖叫,有些甚至把她的就跟一条线一样的内裤扔了下去。
废物。肯喝了一口红酒,轻轻的说。
叮。开始决斗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另外一边的兽还没有出现。
那个大块头的主人搂着怀里的小男孩,眯着眼睛说,肯,你的宠物是不是那个来了,怎么就是不出来呢?
肯的笑容依旧没有变化,凉凉的吐出一句话,我觉得还是让你的只长肌肉的宠物多看一眼这个世界。
那个主人眼睛一眯,怀里的小男孩咬着下唇,用力的忍着脱口而出的惨叫。我看见那个美丽的小男孩的下半身渗出了血。
这个一个工厂那么大的空间突然安静了下来,就好像是在每个人的耳边都放上了一个消音的玻璃罩,一点的声音都出不来。
肯提着嗓子说,我的宝贝,你终于出来了。
我被迫看那个出现在笼子另外一个门的地方的人。
我甚至看不清她是不是人。只觉得自己只看见了两块颜色,红的,和白的。红的长到脚边的头发,白的身子上面布满了伤口,刀子的火的鞭子的链条的。只在下半身包了一块布,修长的左边的大腿上就像是畜生一样的烙上了一个奇怪的符号。小女生一样坚挺的小小的胸前刺着一排字母。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大概是野兽这样的字眼。
她的身高很高,开始时是爬着出来的,像是一只爬行动物一样,双手着地,双膝跪行,在别人的眼光下爬出了她的笼子,爬到了大的笼子里,笼子里就她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