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4

干我后面都可以,救我。
站在开关边的强壮的男人拉紧母兽的脖子上的粗重的链条,把依然不肯放手的她拖到角落里,手脚上的链条都锁在墙壁上。镜头对准了那张脸,凶狠的盯着前面走过的人,那琥珀一样透明的眼睛里闪着光,就好像在说,血,我要血一样。


f
她就在肯的房间里留了下来,肯在他房间的角落特地留了这个地方,放她的巨大的笼子,她就像是一只被圈养的宠物,危险的野蛮的也是美丽的宠物。
肯喜欢蹲在笼子前,通过那些孔,给她扔生肉,还在滴血的新鲜的从小牛身上割下来的肉,亲手扔进去,看着她迅速的扑上来,接住,用尖锐的犬牙咬碎吃的一干二净,如果她没有吃饱,就会低低的咆哮,从喉咙里发出饥饿的声音。
她是上帝最满意的杰作,是不是?肯把我拉到笼子前,让我那么近距离的看她。
她脖子上的巨大的链条被他的手拉到了极限,母兽的脸被迫贴着铁栏。她的脸卡在铁栏上,没有挣脱的法子只能露出她的牙齿,野兽一样的咆哮。对于近在眼前的肯却无能为力。
肯就这样的心满意足的欣赏她被困住的张牙舞爪却无力的样子。
他命令我,抚摸她。
不,我拒绝,她是个危险的野兽。
抚摩她!肯严厉的说。
我吞了口口水,却没有拒绝肯的能力,天知道,我要是真的被她咬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最多就是手从此残废了,可是,如果我反抗肯,他就会杀了我,用各种恐怖的方法,让我死的美丽而且绝望。我相信肯会做都而且有这样的能力和手段。
我管不住自己颤抖的手,它自己有自己的意识,就好象在我的手上它自己有一个大脑,它现在在发出危险的信号,我的大脑收到了,却被另外一种更加强悍的意识封锁了,因为我要自己的命。
我的指尖触摸到她的红色的就好象火焰样的长发的时候,就停了下来,顿在那里,眼睛用力的闭着,不想亲眼看着自己的手被她的锋利的不似人类的牙齿咬成血肉模糊就好象被钝了的刀子砍过的牛肉一样的状态。
可是过了很久我的手上的痛觉还是没有来。我疑惑的张开眼睛,看见刚才还是暴怒的兽的表情驯服了下来,如果那在人类状态中那叫驯服的话,她的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温柔的近似孩子一样的听话,尽管肯还用力的拉着她的链条,让她的头不得不卡在铁栏上,她琉璃一样美丽的清澈的眼睛张的大大的看着我,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的眼珠子上反射的我。
她乖乖的安静了下来。
我胆子大了,有一种错觉,她不会伤害我,我的手往前几寸,到了她的头顶,按在她的头上,突然说,乖。
兽的瞳孔在瞬间缩小,眼神一变,手伸出栏杆,用力的抓着我的手,用一种比男人更加可怕的力量把我拖近她。
我吓的尖叫起来,喊着,肯,救我,她要吃了我。
肯在那里哈哈的大笑,全身的肥肉抖动,叫我相信,我这辈子都可以不用去看猪笑了。
肯把铁链一松,从旁边拿来一根黑色的电击棍,狠狠的打在她抓着我的手上。她吃疼的放手,却又不甘的从喉咙里发出咆哮。
我吓的腿都软了,瘫痪在地上,伸手,发现自己的脸上都是汗水。我想我的状一定都已经化了。
肯拿着电击棍,绕着笼子走,当兽走到可以被他的棍打到的范围,他就打她,听到那电极刹那间放出的吱的声音还有兽的吃疼声音,哈哈的大笑。
兽在笼子里到处的躲避着, 她一定不知道,这个笼子的大小,无论在哪个地方都可以被打到,她的身子是个二十岁的女人的样子,可是脑子就是一只没有进化的野兽,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躲避,还有无谓的咆哮。
为什么?看着笼子里的兽,觉得自己的心疼了,就像是被针扎着,一针一针的刺进那颗我以为已经枯死的心脏,然后看到最里面剩下的只有那么些的柔软的血肉,刺的血肉模糊了。
我觉得嘴巴苦苦的,伸出舌头舔过,发现那是泪水,以为只有在作戏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泪水。现在,却为了根本就不相干的兽流了。甚至,她要伤害我。
肯喘着大气,走到我的身边,蹲下,那张慈祥的脸上露出一种胜利的表情,高高在上的伟大。
她是野兽,不是人,知不知道,婊子。肯勾起我的下巴,说。
知道。我乖顺的点头,眼泪还在流,怎么也止不住,我以为自己的身子已经能够被我操纵的全都听我的,因为这是我的活下去的本能,在危险的男人身边,哭的时候就不能笑,笑了就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了。可是,现在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居然还有那些没有用的情绪存在。
肯很满意我的表现,温顺的就像是随时等待他抚摩的小猫。
乔,现在,你就是她的妈妈了,我会每天带你来看她,你高兴么?肯伸出那恶心的舌头,在我的脸上留下一道混着雪茄红酒和男人的味道的水痕。他舔着嘴唇,似乎很满意我的眼泪的味道。
我楞了下,我不能明白肯的意思,肯要我看着兽受虐待,让我痛苦,进而享受我身上的那些痛苦,以此为自己的快乐。
肯是个变态,从脑子都脚趾还有他的那个只剩下半截的男人的东西,都长着恶心的蛆虫,畸形,而且让人恶心。


g
晚上的时候,肯再也没有把我带到他的那间挂满鞭子链条棍子,还有形形色色看过的没有看过的每一件都让人发抖的刑具的地下室,他把折磨我的地方搬到了他的房间,就在兽的前面。当着她的面,在我的身上,展示他的精妙而且充满创意的刑法。
我只敢闭着眼睛,一直一直的求饶。我知道,他喜欢听我屈服的声音,那些发自女人的忍受不住痛苦的时候颤抖的可怜的声音就是他的高潮的来源,他要看我哭看我尖叫,看我像是个被强暴的处女一样的求他停止。他才会停下来。让我有活下去的那口气。
我有时候真的在想那个婊子养的猪那么的折磨我,是不是我前辈子干了他的老娘和全家,才会这样恨我,看我痛苦的样子才解气。
他专宠我,却不是我的荣幸,要折磨的对象就剩下我一个,我几条命都不够他玩的。我还要留着钱过下半辈子,还有我的事情要去做,生命中一定要去完成的事情,所以我还是不想就这样死在他的鞭子或是就吊在半空中像是那些等着被卖的猪肉一样的时候这样的咽气了。
我想过他为什么不去找别人,也许是怕别的女人知道,毕竟身为一个老大却不能人道是件羞耻的事情,我已经尝试到了他的处罚,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来,知道秘密的都消失了,只剩下我还有迈克还有他自己。
他却没有杀了我,就算我泄露了他的秘密,也没有杀我,只是叫我在床上当了一个月的尸体。
肯,永远都没有人能够明白他的神甫一样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