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6

身,看见自己的无力闭合的双腿间,她趴在那里,伸出柔软湿润的舌头,舔着那里。
我的那处因为巨大的棍子而无法闭合,就像是一张巨大的贪婪的嘴巴永远不知道满足的对这个世界要求着,它现在因为暴力的对待而流血哭泣,红的像是玫瑰花的花瓣。她对于我的性器官的好奇也许来自对于未知的事物的好奇,她的智力永远停留在五岁时候的空白记忆,现在,她对于那些自己也有却不明白的女性器官感到好奇,也许是血,她是个原始的以自己的鼻子和味觉去感受世界的动物,所以我的血刺激了她。我明白我当然明白我该死的明白,因为这样的好奇的探索让我的身体产生了一阵阵的快感,如同波浪起伏的冲撞着海岸,叫我的身体不自觉的舒展变的柔软慢慢的融化。
我觉得自己像极了那高级的瑞士牛奶巧克力,在那肉食类动物的柔软而且善于控制的好奇的舌头下化了。
恩……快点!我轻轻的摆动身体,一点点的在我的身体里激起的力量被我用来调整身体摆动还有呻吟。
我鼓励着她,虽然明白也许这个只有身体是人形构造的兽根本听不懂我的那些性感的呻吟。
她的脸贴近,呼吸喷在我的皮肤上,激起的刺激的感觉让我只想深深的吸气,舒服的喘息,我抬起我的手,无力的放在她的头上,她的头发在我的手下,我的指尖插进她的发间,随着她的动作伸开抓紧,她的头在我的腿间上下起伏着,我的手就跟着她的动作,在我喜欢的地方微微的用力,让她明白我的感受。
当我全身都柔软下来,像一只软趴趴的被挑出壳的软体动物一样瘫痪在地上,嘴巴张着似乎只能大口的呼吸进那些维持我生命的氧气,鼻子里发出甜腻的哼声,平坦的腹部剧烈的起伏着。这样的快乐我已经忘记上次体验是什么时候了,做了那行,每次都是让男人快乐,自己只觉得自己是一个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床声的充气娃娃而不是一个在性欲中无比性感的女人。
我半闭着眼睛,觉得自己快要在那有力的湿润的舔舐下迎接高潮了,手用力的抓紧她的长发,身体紧绷,两腿要把她的头夹紧,以这样的紧张的姿态迎接即将到来的小小的死亡的高峰。



I
啊!该死的,该死的!我觉得自己就像从世界最高峰突然掉入大西洋,预期的快乐没有来,身体里传来的痛就让我整个人无力的瘫痪了。
该死的。我张开被泪水遮着的眼睛,看到两腿见的兽嘴巴里咬着那根染血的被我的体液湿透的棍子,双眼无辜的看着我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怒气。
我气的想要发疯,但是却无可奈何,连咆哮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虚张声势的说,你他妈的就不能晚点么?我就快要到了,天, 上帝,你这样是有罪的,你让我从天堂到了地狱了你知不知道?
她将口中的棍子让旁边一甩,棍子撞击到铁栏的时候发出清脆的铛的声音,唤醒了我的意识。
我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口里念叨着,天,我在做什么?我在要求一个畜生给我高潮,我想我一定是想男人想疯了,对,我一定是被肯那变态整成了变态了。
在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美好的感觉又来了,我看见她又低下头,这回舔的地方是我的屁眼,哦,不,高贵的说法是用来排泄的地方。神,这是让我觉得自己最不能接受的地方。我的手微微的推着她,说,不要,这样不行真的,宝贝,这是不好的行为,我确定以后要好好教你,真的。
她意外的执着,头不但没有被我的虚软的手推开,反而执着的往下。
我觉得自己快要哭了,其实,事实上,我的眼角真的出现了泪水,明显的可以体会到的稳热的液体在我的眼睛里打滚,流转,最后沿着眼角那个缺口,滑下我的脸。
她把插进最里面已经让我的身体撕开了伤口的棍子用嘴巴咬出来以后,将它甩到一边,慢慢的爬到我的身上,双手支撑着身体,悬在我的身上,看着我。
她的红色的头发披下,火焰的颜色让我觉得温暖,它一定在燃烧,而且是永远不停的燃烧着。
她低下身,用脸在我的脸上摩挲, 擦干我的眼泪,她让我想起小时候养的一只猫,白色带着褐色的毛夹杂的颜色的柔软的毛皮,当我被那女人关在狭小的没有一点的光的地下室里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小小的温暖的身子跳进我的怀里给我温度和安慰,也许对于我来说,只有人是最危险的动物,自私,贪婪,喜欢金钱权力,不是为了生存而伤害别的不是自己的一切,阶级地位,划分着等级,一层压着一层……
她抬起手,想要擦去我的糊开的眼泪,可是却不知道怎么用她的灵长类的灵活的四肢。我想她最擅长的也许是她的舌头,肉食类的典型的最进化的地方,从刚才她的表现中可以看出来。还有她的牙齿,她的牙齿可以咬开皮肉,找到那些还在汹涌的流动的动脉,然后咬开,就像是在捕杀猎物一样。
我真怀疑是不是肯那畜生就把她跟狼养在一起,她的行为和杀人时候的动作快捷凶猛,就跟美丽的红色毛皮的狼一样。让人觉得就算是杀人也可以这样美丽。
她是上帝最美丽的杰作,肯这样说,而我也却不得不承认,肯在这个方面还是很有眼光的。他发现了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创造品,然后用残忍的方法塑造她,让她保持着一种早已经消失的野性。
你真是个不幸的孩子。我抬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头。
她似乎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字眼,眼睛里闪过光芒,属于人类的智慧的光,她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把头靠在我的胸前,嘴巴里含糊的说着我听过无数次的呢喃的声音。
这回,我听清楚了,她在说,妈妈,妈妈……
这个时候我听见肯的声音,他在说,好幸福的画面,真叫人忍不住流泪不是么?
我看到他坐在一张看样子是新搬来的舒适的沙发上,旁边的小茶几上放了冰桶,外面放着已经少了一半的像槟,手里摇晃着那琥珀色的液体,笑着看我。在他的后面,架起的摄象机上的红色的光闪烁着。
妈的,他的爱好果然一如往常。
很有感觉对不对,亲爱的妈妈?他轻柔着声音说。
兽爬到我的面前,挡着我。在她的背后,我看见她的背上的肌肉紧甭,变成一只进入战斗状态的野兽。
肯哈哈大笑起来,说,你看看她们这一对,多么奇妙啊,一个婊子的妈和一个野兽的女儿,哈哈……
我有一种感觉,他说的那话的意思不只是对着我,他通过侮辱我在解恨,我的背后站着另外一个人,她才是一切的源头。
宝贝,你的甜头尝过了,该去表演了。肯突然眯起眼睛,板着声音,残酷的说。
身后走出几个手里握枪的男人,走到笼子边,还没等兽反映过来,就对着她开了几枪,我听到兽中枪的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