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8

宝贝需要你的鼓励不是么?
我还没回神,一个人就架着我的手,往我手臂上注射一种蓝色的液体。
我无法出正确的说出这是什么样,但是看样子应该和迷幻药类似的药物,让人兴奋,并且出现扭曲的幻觉。
身子在发热,一团火在我的身体里燃烧,烧到了我的每一个细胞,在我的神经里蔓延,让我觉得自己快要着火了。那种感觉很像是性欲。
妈的,是春药,他要干吗,让我当场表演限制级内容么?肯这个变态。我半眯着眼睛,心里无数次的咒骂,燃烧起来的快感让我快要崩溃,全身都在这样的即将被死亡和快感淹没的状态中。
我的理智开始模糊,眼前的人都在我的眼前变成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淫秽而且刺激的玩意。
我抓着栏杆看下面笼子里的一切,熊因为外面的人的适量的激怒已经开始进入攻击的状态中,站起了身,比人来的高,前爪在空气中飞舞,而兽只能敏捷的躲避,她的身体灵敏的就是一只松鼠,在笼子里上下窜动,红色的长发起伏像星空中划过的巨大的燃烧的火球。
我的身体的热煎熬着我,手指紧紧的抓住栏杆,朝着下面被熊有力的爪子挥到铁丝上到地的兽说大声的喊叫,杀了它,杀了那个畜生,咬死它,快点啊!
是性欲和药物的双重作用下让我变的疯狂和失去理智,我的眼前就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火一样的红。
到最后我已经没法子说太多的话了,只有一遍遍的喊,杀了它杀了它……
其余的人也像是吸了过多的毒药一样,发疯一样的挥动着手,眼睛充血,大声的嘶喊,最后整个巨大的工厂的厂房里的声音只剩下一个节奏,那就是杀了它杀了它。
兽踉跄的起身,看了我一眼,突然发出一声高声的咆哮,飞快的冲向朝她冲过来的熊。
现在的熊变的更加的危险,兽的身上的血腥味道刺激了它饥饿的胃,现在的它要去撕裂它的猎物,好填饱它的胃。
红色的火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停留在熊的背上,手抓着它背上的毛。熊甩动着身体要把她甩下去,可是那只是徒劳的动作,她的手没有一丝的放松。
等熊喷着热气,暴躁的在笼子里背着她来回走动的时候,兽突然用手肘关节那里狠狠的撞击熊的脖子的脊椎处,熊吃疼的怒吼,声音在这里久久的回荡。
兽没有停止,一刻不停的用手肘撞击它的脊椎,直到它的庞大的身体突然倒地,失去了脊椎的支撑一样的变成了一滩肉堆。
兽的手捧住它的头,咯的一声让它的头扭曲成一个可怕的角度,它的脊椎已经完全的断了,而兽完美的杀死了这个可怕的敌人。
所有的人爆发出尖叫,激烈的撕喊,我趴在栏杆上,大口的喘息,我的身体刚刚小死了一回,兽的完美的表现让我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发出性感的尖叫。
兽走到我的前面,狼狗的姿态蹲着,眼睛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我。她的眼睛里看不到刚才的嗜血的野性,现在她就只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宝贝,我想你要奖赏是不是?肯带着满意的表情说。。
他抓起我的手臂,让手下把虚软无力的我带下去,我想问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可是嘴巴里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
肯环视了四周一眼,在别人好奇的眼神中,说,现在,我的小猫咪决定有自己的身体去犒劳表现优秀的猛兽,我想这将是一场让大家都会觉得刺激的表演。
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他转头对我说,好好表现,宝贝。
畜生。我咒骂着。
我的天空旋转着,晕眩的感觉直到我被扔进了笼子里,我的身体就像是破布一样被扔在地上,上面几场的撕杀留下的血还没有干,我努力张开眼睛看天花板,上面吊着的灯发出比太阳更加猛烈的光,刺疼了我的眼睛。我被自己身体里汹涌的波涛折磨的失去了计较的勇气,现在我只想做我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即使那在我的醒来的时候会让我觉得不堪,但是,我既然是个婊子,就做的专业点不是么?
我伸手,揽住旁边温顺的看着我的兽的头,说,我需要你。

K
兽不解我的意思,她的脑子里空白一片,多好的孩子,永远留着这样纯洁的蓝色的天空,不懂金钱权利欲望还有野心,她只要让她的牙齿主宰自己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了。
我滚烫的手指划过她的眼睛,那里真的很深很干净,她有一双长不大的孩子的眼睛,总是带着好奇的眼神看这个污浊的总是在伤害着她的世界。
她闭上眼睛,对我的抚摸表示出喜欢,我抬头,看见高高在上的那些人头黑压压的伸着长长的脖子,那些浑浊的眼睛里流出各种颜色的蛛丝。
真是个婊子都不如的世界。都他妈的该死。我笑着说。
我的手臂用力的圈住她的头,将我的身体全都挤像她,她的皮肤上的那些结疤的伤口粗糙而且坚硬,摩擦的时候擦过我的肌肤,让每一个神经都传来刺激的信息。
我突然吻住她的嘴唇,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去吻她,我还以为跟她接吻就像跟一只野兽在接吻,让我觉得恶心。她的嘴唇柔软,而且温暖,她只是傻傻的看着就在她的眼睛前面的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抱住她的头,深深的吻进她的嘴巴里,我说,妈妈教你什么叫做爱。
她眯眼睛,不知道对妈妈,还是对做爱有了回应。
我的身体的冲动叫我来不及考虑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对的,是不是错的。只要快乐就好不是么?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双手抚摸着她的身体,消瘦的布满伤痕的身体。她的反应就像是一个被抓痒的小孩子,不知道这就是欲望。她发出细腻的呢喃的声音,身体躲避着,最后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就整个身体压上她的,用自己滚烫的叫我觉得自己快要去死了的身体摩擦她的。
她乖乖的躺在我的身下,舒展着身体,眼睛看着我,就好像在问,这是什么游戏?
我在她的身上蠕动,摩擦,用手上下游走,抚摸着她的坚挺的就像是孩子一样的胸部,到她的两腿间的时候她突然发出细长的就好像小狗的叫唤。
我觉得自己突然间天旋地转,自己的位置一下子和她倒换了,她翻了身,把我压在她的身下,她发出长而且柔和的声音,从嗓子里,压低了,我觉得这个声音很美妙,听在我的耳朵里就好像在求偶的狼,她在呼唤着自己的伴,向她求爱。
我的手在她的肩上来回的抚摸着,她的肌肤上有一种致命的磁性,叫我想要狠狠地贴着她,靠她解救我自己。
果然野兽就是野兽,不会人类的那些花哨的技巧,就只会用那舌头舔。把我的脸舔得都是她的口水,我无处闪避,只要闭着眼睛让她像是舔糖果一样把我的脸吃了一遍,她喜欢我的脖子,我可以这样觉得,她在我的颈部来回的舔,甚至用牙齿去咬,啃,痛却刺激。
她像婴儿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