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10

手指在我的脸上划动,刻画着我的脸的曲线,似乎在寻找着和记忆相似的地方。嘴巴里继续在说一个含糊的词,妈妈。
你个小畜生不会以为我就是你妈妈吧?啊?宝贝,你记得你妈妈么?我懒的张开眼睛,半睡着,问。
兽听不懂我的话,依然沉浸在她的思维中。
果然是一只野兽。我有点的无奈,就长了一个人的样子,却不会说人话。不过这样也好,说什么都不会被别人知道,人都是危险的,藏不住秘密不可以被信任的。
可是兽不一样,她什么都不懂,就像是一只安静的玻璃瓶,可以放心的说出自己的秘密。
兽,你什么都不懂,是不是一种幸福呢?我枕着她的大腿,轻轻的说。
兽低下头,她的头发全部盖到了我的身上,让我觉得有了一丝的温暖。
你只要知道杀人还有就是吃东西,无知的小母兽,也许过的比人好多了。你妈妈呢?是不是被肯这个混蛋杀了,她怎么死的,她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像我?我张开眼睛,对上兽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是孩子一样的洁净的光芒,她对我的连篇的话露出疑惑。
果然。我笑出了声,却发现自己累的已经没有力气笑了,就只要干喘气。
肯这个变态,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那蠢猪,阉猪,肥猪。
在我骂的尽兴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啪啪的在鼓掌的声音,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巨大的废弃厂房里显的格外的响亮,而且久久的回荡。
兽站起身,对着外面背着光只看见大概的轮廓的男人竖起防备的姿态。
可怜的小猫咪,你一定让肯整的很惨。那个男慢慢的往这里靠近,他的皮鞋踩着地面发出清脆的脚步声。
是肯叫你来的么?我问。
不是,我知道你受了苦了,所以要想帮你,看你这个样子,上帝都不忍心看下去。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这只野兽,天,真是不幸。
我很好。
不,不,小猫咪,你需要好的生活,而肯不能给你,肯只是把你当玩物,他根本就没有把你当人,迟早要玩死你的。要是你死了,那世界将失去一朵美丽的玫瑰。
吸血鬼,你说够了没有?我皱眉,这个念诗一样无聊的腔调只有肯身边的那个律师才会有。
肯不喜欢那个律师,总说他是拿了钱不办事的吸血鬼。能够被厌恶的家伙却能这样好好的活着的也许就只有他了。
请叫我路易斯律师,谢谢,美丽的女士。
你有什么目的?
我想带你逃走,亲爱的,我不能忍心看你在这个地狱里受折磨。
没有那么简单吧,做什么都要代价的律师先生。
聪明的猫咪总是叫男人心里喜欢又怕。女人有时候应该笨一点,就好像律师有时候不要那么精明一样。这样才会叫人放心。
我想,今天你说的那些话都没有人会负你钱的。所以,还是别浪费你的时间了。
好吧,我直接说了。我带你走,另外一个好心的老板愿意帮助你逃脱肯的囚禁,而且他答应给你一大笔钱,让你移民去南非。
为什么是我?我不是个白痴,这些诱惑背后一定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是从一个律师嘴巴里说出来的。
因为你知道肯的秘密。
不,我不知道。
你知道。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你是需要时间考虑,宝贝,这是一个赚钱的买卖不是么?如果你想通了记得通知我,我会带你走的。
路易斯转身离开,带着他来的时候那种精英的高贵的脚步声。
我暗骂一句狗屎,路易斯不是个好家伙,他在肯的身边果然是带着目的的,而我呢?留在肯的身边迟早有一天是要被玩死的,要么就跟他合作,让他带我走,也许就会有一条活路,可是谁有能说的清楚,那个老板就正常了,这个世界上正常的都死光了。
我转头看兽,她又回到安静驯服的小宠物的状态,靠着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样子。
我说,野兽,你说我该怎么办?
兽斜着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我知道你不懂,不懂才好。乖。我拍拍她的头,就像在拍狗狗的头一样。她作出一种人类的笑的样子,伸手,把我放下的手又举高,放在她的头上,嘴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说,乖,妈妈……
真是只野兽。我笑着说。




M
过来一天,迈克才带着人打开了我们的笼子的门,他的高大的身子站在笼子外面,眯着眼睛看已经饿的不行了的我们,就好像在看一堆污秽的东西,看一眼就玷污了他。他说,起来,婊子,别脏了地。
兽以迅猛的速度扑到铁丝网上,突然伸长了手要去抓他的脸,他被突如其来的就好像闪电一样的速度吓的回不过神来,被抓了一道血痕,才踉跄的后退。
他伸手摸了自己的伤口一把,手指上粘着血,吐了一口唾沫,诅咒的骂着,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他的手伸进口袋里取出手枪,却被身边的饲养员阻止了,饲养员在他的耳边说,老板会不高兴的,杀了她对谁都没有好处。
迈克狠狠的咬牙,看了依然朝着她咆哮的兽一眼,转身到一边的器材间里拿了一根铁棍。
用力的推开站在门口的手下,朝那个试图阻止他的人大声的吼,干你妈的,滚开,我一定要这只畜生知道什么叫人。
你才是个畜生。我朝他尖叫。你们都是,披着人皮直立行走的畜生,那些野兽都比你们来的善良,上帝瞎了眼睛了创造你们。你们都不配做人,都他妈的全部下地狱。
迈克突然露出嗜血的笑容,看着赤身裸体的我的那可笑的对这个世界的反抗,吐了一口唾沫,说,那你呢?
我是婊子不是么?我冷笑,说,你是我生的,叫我妈妈,知道么?
迈克被激怒了,脸涨成了猪肝色,没有去理睬一旁随时要扑上去咬断他脖子的兽,反而冲向我,举起手中的铁棍,那力道在我的眼睛里就比一颗子弹还有来的可怕。我想我快要见上帝去了,迈克的力量不需要去怀疑,这一下子就可以叫我舒舒服服的上天堂,也许是地狱。我的脑袋会被敲开,破一个大洞,就好象那些被杀死在这里的用来观赏的兽一样,牛奶一样的脑浆和红色的血一起飞溅,就这样简单的完了。总比在这里好,我放弃了躲避的力量,自己的身体也没有能耐躲开,就站在那里,要是他把我打死了我还高兴点。就像小时候面对那些男人的暴力,自己只会闭上眼睛,缩起自己的脖子,忍着将要到来的疼痛。他们都喜欢看弱者屈服的样子,反抗更加让他们生气,所以我学会了怎么去装的更加的懦弱无能,好让他们打得顺手了就不会再打下去了。这就是生存的道理。
哦……妈的……狗屎……干……你这畜牲,滚开……迈克尖叫着哀号,那一声声的哀号让我想起那些在暗街被强暴的小女孩。我张开眼睛看到迈克的狼狈的样子,呵呵的笑出了声,觉得这样平时威风的迈克也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