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12

块头的,可是他死了,被兽活生生的割开脖子上最柔软的皮肉,划开还在欢快流动的大动脉,那感觉就好像在杀我的姐妹,肯也是这样的用带刀子对她的,看她的死亡,就像在看百老汇的演出。
肯走到我面前,举起那双被耀花人眼睛的黄金白银戒指衬的更加短了的手,在我赤裸的身上抚摸着。
我不能躲避,不想自己的手臂就这样的短了,只能咬牙忍着。
他在我的肌肤上掐着,掐出一个个红色的口子,就像是红色的花朵的文身。肯满意的看着我身上的他的杰作,笑着眯起了眼睛看不见那条线,都被肥肉淹没了。
肯说,我知道你心里狠不得杀了我,要我死是不是,你以为我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么?宝贝,你错了,我就喜欢你反抗的样子,那么聪明那么有活动力,叫人真的想挖开你的胸看看你的可爱的心脏是不是那么剧烈的跳动着,扑通扑通,就好像一个永远都不知道休息的淘气的小孩子,你知道,我是很喜欢小孩子的人。
我用眼神杀他。
他笑的更加的开心,就算是做成了一笔巨大的买卖都没有那么的开心过,他说,我的猫咪,我就喜欢你的爪子,看你张牙舞爪的样子,却怎么也杀不了我,只能威胁的看着我,那会让男人觉得舒服,你明白么?
我冷笑着,讽刺他,你是个男人么?哦,我忘记了,你的小弟弟没了。不算个男人了。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肯的眼睛突然变的凶狠起来,这不像是肯,那个披着神甫外衣的恶魔,总是笑着要人死的肯,他不能生气,因为他生气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无用的老鼠一样丑陋没有震慑力,我开始的时候都是着想的,可是我错了,肯生气的时候比迈克还要有攻击性,他的那身肥肉就好像只是他穿在身上的迷彩服一样的伪装,他的眼睛发出冷冽凶残的光,朝我吐了一口口水,恶狠狠的说,婊子,我会让你后悔的。我想我是太宠你了, 我以为你会乖乖的。果然婊子就是婊子,永远都像是那头野兽一样,只有用铁链锁着用棍子教训了才会学着驯服。
我的身体在想到那些痛苦的时候不自觉的发抖退缩,疼的够了,从出生开始就这样的被疼痛的记忆笼罩着。我想向他屈服,最多就一顿打,折磨够了他就会放过我,给我一笔钱,可是,我却不想,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叫我身子里多了一份倔强。
我咬牙看他,不屑还有对他的敌视。
他火了,彻底的被激怒,冲上前抓着我的头发,靠近我的脸,逼我正眼看他,他的力道几乎要把我的头皮抓出一道口子来,那些头发都要被这样连皮带肉的掀开来,露出我的圆润的完美的白色头骨。他说,你这张脸就跟她一样,还有这双该死的眼睛,我要像对她一样对你,你知道我是怎么处理她的么?我先是割了她的舌头,再一道道的割下她脸上的肉,喂狗吃,我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肉被狗抢食,然后是她的美丽的胸部,大腿,最后是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太可恶了,美杜莎的眼睛,我就用刀子挖开她的眼眶,她叫不出声音来,只能哑哑的大叫,我用手指掏出她的眼珠子,这样的滋味比高潮还来的叫我享受,你要么。宝贝?
不!我尖叫着,被悬挂着的身体就好像是一条活生生的被吊起来的鱼,剧烈的抖动着,我的手臂的疼也不管了,只要活下去,太可怕了,肯是个魔鬼,彻底的魔鬼。
肯像是在享受着我的抗拒和害怕,仰头哈哈的大笑起来,把因为中了麻醉针而熟睡中的兽弄醒了。
她身上的药性看来还没有退,试图起身,却显的无力,猛然的跳跃想要攻击肯却被那粗大的铁链拉回,她只能咆哮,伸长了手臂想要够到他即使是用指甲杀掉他也可以。可是,肯就在那铁链的拘束范围外,抓着我的头发,笑着看这只可笑的野兽的挣扎。
野兽就这点不好,永远都学不乖,不长记性,所以要不时的训练。肯放开我的头发,朝门外走去,他的可笑的企鹅步一样的脚步现在在我的眼睛里却是那么的可怕,他去干什么,杀我还是杀她?
我看着兽,她的一只手抓着锁在她喉咙上的铁链上,试图要挣断她,一只手伸长了要够到我,她的眼睛里写着焦急,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双眼睛可以写那么多的情绪,可以完全没有保留的把她的情绪都表露出来。
只有兽,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曾被这个污浊的人类世界玷污的野兽才有的眼睛。
我低头看着她,她抬头看着我,想要抓到对方,却被铁链捆着,我们之间有很大的距离,我突然悲哀的想。



O
像是一只待宰的母猪一样吊了半天,手已经完全的麻了,自己的精神也到了极点,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死了也无所谓,反正活着也没什么好的日子过过。
我要钱,要自由,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活下去,为了这个目的,我什么都卖了,自己的人,身子,还有灵魂。现在却什么都得不到。我的钱都在银行户口里,没准我死了那些钱都在那里腐烂。真的不想死。我在心里大声的说。
肯过了很久才回来,背着高尔夫棍的包,看样子是和那些大姥们去打高尔夫了。
他的心情不错,也许是在刚才谈成了一笔不小的买卖,他们的都是在一边打着球一边喝着红酒,笑着将一笔一笔的军火毒品定下来了。
他走到我面前,笑着看我这样的狼狈的样子,手里的高尔夫棍在我的身上划来划去,冰冷的金属接触到肉体的时候让我不自觉的瑟缩。我有些害怕,想求饶,我害怕下面的那些惩罚,肯的手段几乎媲美专业。
肯轻松的语气说,我的小猫咪,看起来你不怎么好?
废话,你两天没吃饭加上被下了药吊了半天,你会好受。我心想。
饥饿和疲劳叫我的身体都快出现了几乎虚脱的感觉,意志无比的薄弱。在这个时候,自己就想着要投降屈服求饶。
他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他呢喃的语调叫我的心收缩,想到他之前说的那些残酷的接近毫无人性的方法,想着就心寒。不想这样的死,死的时候还要看见自己的肉被吃掉。
我不会杀了你的,你死了我们的小宝贝就没有妈妈了,我怎么能够忍心这样做?宝贝,你不能误解我,我那么的爱你。肯抓着我的下巴,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
狗屁,肯个变态。简直就是精神不正常,该去看看医生,让那些医生打开他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蛆。
我想你需要休息,这样的姿势虽然很美,就像是一座艺术品,我想当你死了的时候我会把你的身体永远的保存下来,好向他们展示,让他们明白你的美丽。……但是,现在我觉得你需要吃饭。
肯按了一下按钮,掉起我的铁链慢慢的放下,一接触安全稳固的地面我的身体就跟瘫痪了的软体动物一样。我痛苦的呻吟了几声,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