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13

却连大声诅咒的力气都没了,只能在心里骂这个变态,在脑子里骂他娘的。
肯的黑色的光亮的皮鞋走到我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手里拿着一盘牛排,慢慢的蹲下身,手里的牛排就在我的眼下,他说,是不是很饿?
我点头。真的饿死了,那种饥饿的感觉多久没有碰到了,在那个叫家的其实就只是一个流动的妓院里,每天的胃都是空的,总是在贪婪的叫着要吃饱,实在饿的时候就咬着自己的衣服,想象那是好吃的。那女人不会来管我们是不是饿死了,她只会在做好了生意后随手丢几美元,叫我们自己买点面包去吃。我曾经发誓如果我要死就要活活的撑死,饿的感觉太难受了。
肯似乎看到食物对我来说的诱惑力,突然将牛排倒在我的脸上,说,你不是要吃么?
大块的已经冷却的牛排掉在我的脸上,冷了的汁沿着我的脸慢慢的划下,我闭上眼睛,狠狠的咬牙。
你不是饿么?怎么还不吃?给我们的宝贝一个示范,她正看着你呢?肯抓起我的头发,让我张开眼睛,看不远处的兽,她焦急的想要靠近我,无用的挣扎。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边沾到的牛排的汤,鲜美的味道叫我饿了两天的胃咕辘辘的叫着,狠狠的收缩。
我觉得自己已经好几年没吃饭,现在饿的可以吞下一头野兽,我的手没有解开,手被铁链和牛皮的绳子捆起来,根本就不能动,我用力的挪动了自己的身体,像是一条行动不便肥胖过度的毛毛虫,当我的脸几乎可以碰到它的时候肯的黑色皮鞋重重的踩在牛排上,我抬起头头看他,他的眼神带着轻蔑,他说,婊子,你真贱。
我轻轻的说,求你,让我吃一口。
我早就不管什么尊严了,我只要好好的活着,活下去,一个活人才有什么尊严可言,等你变成了一具尸体,没准被他制作成艺术品,还谈什么。
他满意的笑着收回脚,将鞋子上粘的那些牛排的汁擦在我的身上,坐在旁边舒服的沙发上看着我一口口的用牙齿叼起啃咬。一边好心的提醒我,不要咽到了。
我狼吞虎咽的咬着好不容易来的食物,转头看见兽,她嘴巴里也叼着一块鲜血模糊的鲜肉,肯手里还拿着一块,他用手指粘了点上面的血放进自己的嘴巴里,尝了一下,说,很美味的新鲜的野牛肉,特地为你空运过来的,爸爸对你好么?
兽的牙齿还在咀嚼着肉,鲜红的肉屑在她的牙齿间,嘴角粘着些血。她看着肯,却没一点的顺从,她知道只有吃饱了才能活下来,吃饱了就是为了生存,她的脑子简单而且直接,就是一只没有被教条驯化了的野兽的思维。
我想着,更加用力的咬着牛排,我也想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可以不要。
等我们都吃完了,肯也看够了我们的表演,他的手指摩擦着下巴,仰头皱眉,说,来点尽兴的表演好么?
我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体,那些食物让我得到了些许的体力,我慢慢的坐起身,说,求你,我会听话的,真的,我保证,只要别杀我,求你。
肯笑着说,你这样就很好了,我的小猫咪,你要是太听话了就没乐趣了不是么?
肯将他身边的高尔夫包的拉链拉开,倒出来,却是十个高尔夫球,那些小球咕噜的滚散开来,散在我的周围。
我疑惑的看着他,他想怎么玩我?
肯弯腰捡起一个球,在手中把玩,他说,亲爱的,你不觉得它和男人很像么?
我看了看球看了看他,依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有预感,这不是件好玩的事情。
肯走到我面前,将球放在我的鼻子前,让我好好的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肯转着球说,当它准确无误钻进球洞的时候,咚的一声,就好像射精。所以说,高尔夫是男人的运动。你是这样觉得的么?小猫咪?
不!我吞了吞口水,恐惧的看着他手上的球。我轻声的说,肯,这样不行,会要我死的,我不想死,真的,我……
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肯笑着抚摸着我的脸说,你看你这张脸,多么像,几乎没有一点点的区别,我找了那么久才找到你,你要是死了我想再也找不到更加好的。
所以……不要这样做好不好?肯,原谅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的眼泪在瞬间流下,我乞求的看着肯,求他看在我这张脸上,饶了我。
肯摇头,说,不!宝贝,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我想你会爱上它的。
他招手,让门口站着的一个新的手下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进来,放在我前面的椅子上,肯走上前去,啪的一声打开了按钮,让我看见里面的还带着油墨味道的崭新的美钞。
肯拿起一叠,在手中把玩,他说,宝贝,你只要塞下一个,我就给你十万美元,这笔买卖不吃亏,我相信你精明的脑袋一定知道,这是笔划算的买卖。
肯的笑容志在必得,他就算准了我一定会要的,一定不会放弃的。
十万,这笔数字对我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即使做死来死在床上,我也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赚到,而且,不会要我命的,我相信。我需要钱,看见那些绿色的纸头在我的面前我就知道我没有放弃的可能。
我咬着下唇,说,好。
肯哈哈的大笑起来,指着我说,你看你看,这就是钱的力量不是么?什么都可以得到,一切的一切。哈哈……
我的手指狠狠的抓紧地毯上的长毛,恨又能怎么样,他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只看钱,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得到。




P
既然可以得到钱,又有什么不能做的.
我问他,你说话算话么?
肯的手指在我的眼前摇晃,他说,别考验我的耐心,乖孩子.
我说,好,我做.
肯大声的嘲笑起来, 他似乎对我的态度和屈服很满意,贪婪的女人,你的眼睛里只有钱,为了钱你可以把自己都变卖了.有一个男人曾经这样形容过我.我当时笑着说,如果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我为什么不做,总好过贫困的死去.
贫困,饥饿,暴力,野蛮,色情,我这辈子似乎都离不开这些词了,我在地狱里沉沦,因为地狱可以给我赚钱的机会.
肯在我的身钱架了一台摄象机,安稳的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的眼睛里冒着冷光,他要看我的表演,就好象我的舞台上为了钱而去挑逗男人,脱光自己的衣服,摇晃着身子,那些欲望的气息把我淹没,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恶心,在那个舞台上看下面就可以看见男人的真实的面目,可憎而且扭曲,畸形的脸长在那膨胀的阳具上.
我抬头的时候看见兽靠着墙,身体似乎很虚弱,没有支撑起来的力气,清澈的总是带着好奇和说不清眷顾还是依赖的眼睛半是迷糊的看着我,她低声的呜呜了几声,头抵着墙.
我给了她一点点心想让她安静的看你的表演,小孩子就该乖乖的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