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23

,包括我的叛逆我的无耻和我的贪婪。
他要的是一个安静的会呼吸的充气娃娃,现在我却有了自己的意识,所以我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好好看看这个人,她就是我的宝贝的未来的妈妈,而你……哼!肯抓着我的头发,让我转头看楼梯那边,我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那里。
那张脸,我在镜子里看过无数遍。
完美的替代品。另一个我,不,是另一个兽的妈妈。叫兽安静下来的药剂。
不!我张大了嘴巴尖叫。



X
肯抓着我的头,让看那里,我张大了眼睛看她,看她的长发,那张脸,还有那个懦弱的表情。
一个有着和我一样的灵魂却容易控制的洋娃娃,肯就喜欢这样,能够被他操控,而且不会多说话。
这就是我的替身。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我害怕兽会认了她,毕竟那是一张相似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蛋,而有了她也就不会想让我活下来了。
我大声的叫着兽,我要她记得我的声音,而不是那个陌生的女人的,一直以来她守护的保护的人是我不是她,我要自己相信她对我是有感情的,而不是……只是单纯的为了我的脸。
我现在才明白,我对于她是多么的害怕失去,原本我一个人过的好好的,怎么生不如死的活着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可是她来了,我开始依赖她学会依靠着她,但是我马上就要失去她了,我害怕再次失去,在得到后,在开始依赖后,这样的感觉会让我死的。
我对着肯说,不要,杀了她,我继续留下来,我会乖乖的,真的,不要让她代替我,兽不会接受她的,相信我,真的,我会乖的。以后我都听你的,杀了她。
那张相似的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惊慌失措的美丽的大眼睛害怕的看着肯,她怕他杀了她。
肯对着她轻轻的说,我不会杀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知道么?那女人含着眼泪点头,脸上的懦弱明显的叫人觉得她是个容易操控的木偶。而你……他转头看我,不屑的说,你以为我还会在相信一个背叛过我的人么?我早就容不下你,如果不是因为那时候找不到适合的替代品,只好留着你,我想我会在你出卖我的那一刻应该让你像你的姐妹一样死了。
我的心绝望了,传来没有这样的害怕和绝望,一种不是死亡下地狱的恐惧而是害怕被遗忘被当做丢弃的垃圾一样扔在一边不理不睬当作我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哭泣着求肯,靠近他的腿,脸抬起摩擦着他的裤腿,我微弱的求饶,别这样,求你。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不要叫她代替我。
肯一脚把我踢开,叫医生给兽打了一针,让她立刻清醒过来。肯说,你好好看着,她会喜欢上她的新妈妈的,很快就会忘记了你,你没有一点的存在价值,你可以去死了。
不!我哭着摇头,这是我最不愿的,兽不能这样对我,她对我最好,她会无条件的保护着我,尽管她不知道什么叫爱,但是我固执的认为她是爱我的,爱我爱到可以为我去死的地步,不离不弃,永远的保护和跟随,她是我的奴仆我的护卫我的随从我的心腹我的主人我的爱人我的女儿我的情人。
兽慢慢的苏醒,张开眼睛,巡视着周围。她看到了肯,看到了那些奇怪的总是给她痛苦的男人,还有两个我。
她的眼睛在我们之间来回的徘徊,好奇而不知所措。
我恳求的看着她,跪行的想要努力靠近她,让她明白我在这里。
肯把我踢开,对那个女人使了个眼色,说,按我做的去做,我们的宝贝需要你的拥抱,妈妈。
那个女人一步一步的靠近虚弱的还是不能动弹的兽,走到她的身边,跪下身,伸手开始抚摸她的头发。
不!那是我的,你不能这样,你这个强盗土匪小偷,你不能抢我的,那是我的。我在这边尖叫。
她低下身,对兽轻轻的说,孩子,我是你的妈妈。
我看见兽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突然无力的手抬起,抓住她的金色的长发。
那女人微微的低下身,让她可以顺利的摸到她的脸,她更像是一个驯兽师,在驯服一头野兽,要先让她明白她是无害的没有危险的可以靠近的。现在兽似乎被驯服了,没有意外的挣扎,当那个女人开始抚摸她的时候,是安静的而不是剧烈的防卫和反抗。
我绝望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多么和谐的一幕,亲爱的妈妈和她的可爱的女儿,她们会好好的在一起,相互慰籍,一起亲吻做爱,多么幸福的日子。
兽,你是我的!我尖利的尖叫,像是在指责她的背叛,我要她记得,我才是那个她要保护的妈妈。
兽的手慢慢的摸着她的脸,似乎在寻找熟悉的记忆里的触感,到她的嘴唇,她的嘴唇用的是香奈儿的唇膏,是我永远都不会用的颜色和牌子,兽知道么?她要吻的唇已经不一样了。然后是纤细的脖子,接着用力掐住。
那个女人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呆在那里傻傻的任由那尖长的野兽的指甲陷入她的脖子的娇嫩的肌肤里,那轻易就可以刺破血管割开动脉的指甲用力的掐着她,叫她因为无法呼吸而整张脸都涨红了。
她张大了嘴巴,抓着兽的手,从喉咙间发出微弱的求饶。
我看着这一切,哈哈大笑,笑的不可抑制,从来没有这样的快乐过。
我看着肯骄傲的说,你看,她是我的,永远都不会背叛我。
我看向兽,兽在那个人要窒息的前一刻放开了手,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刚才已经用尽了她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量。
肯恼羞成怒,生气的将他的水晶杯扔向墙,咆哮着, 我早该杀了你,早就该杀了你,在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这个婊子不是个好东西,我不该让你活下来的。该死的。
我看着他的发怒生气,开心的大笑起来。
够了,够了,把她给我拖下去,让我好好想想。肯庞大的身体重重的坐上了沙发,手拖着额头,无力的说。
那个对我的尸体感兴趣的男人似乎很失望,拖着我的衣服,把我拖了下去。
我看着兽,大声的叫着,兽,兽。
兽的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我,虚张着手想要抓住我却没有力气站起身,这一刻我相信她是最忠诚的。
我被带到了地下室,肯的精心为自己准备的性欲游戏的地方,满足他不能在女人身体里得到的快乐和高潮,藉由那些奇怪的东西,好满足他。
这个变态。我被那个男人锁在小的几乎只能容下自己的笼子里,蜷曲着身体,连自己的手脚都无法活动开来。
这样的笼子让我想起以前在夜总会里做美人鱼的时候,被要求一夜都关在玻璃水缸里,巨大的玻璃缸外是那些有钱的男人,他们指指点点,就像在欣赏玩具一样的看着我,全身赤裸,在水中游泳,这样的姿势美丽但是残忍,冬天,水中的温度冷的可以叫我的牙齿抖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