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3

  修长的手指富有技巧性的在骚穴内抠动转动着,不时的搔挖着,让沈艺林感受到了比他舍友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快感,他两条腿直打颤,喘着粗气,两手撑到了桌子上,才没有软在地上。
  等弄得沈艺林下半身全是淫水涟涟,肉棒也快要射出的时候,肖扬才停住动作,吩咐沈艺林:“面对着我站着,把一只脚踩到桌子上。”
  沈艺林身体已经在肖扬高潮的技巧下快感层层累积,敏感到了极点,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口子,整个人都要疯了,连自己摆出这种方便别人操干的姿势都不觉得羞耻了,不断的呻吟着:“爹爹,小穴里好痒……怎么办……”
  肖扬笑笑,突然扶着自己挺立的肉棒,对准了沈艺林收缩蠕动的花穴,一举插了进去。
  “啊!”
  沈艺林惊叫一声,讶异的看着肖扬,然而花穴却比他更早的作出反应,死死的嘬住盼了两年总算盼来的肉棍,美美的吸吮按摩起来。
  “”爹爹!我们不能……啊啊啊啊……这样啊……”
  肖扬咬着牙,妖媚的脸上布满了情潮,一边挺动着肉棒在沈艺林的花穴里狠狠抽插。
  “为什么不能?你是我生出来,我还不能操一操你的骚逼?”
  沈艺林享受着花穴被抽插的快感,忍不住摆动胯部向前耸去,好迎接肖扬的肉棒。原来这就是被真正的肉棒操进穴里的感觉!比什么用桌角自慰用舌头舔穴的感觉都要爽上一万倍!他快要爽疯了!为什么那些媚肉被摩擦操干就能产生这种让人欲仙欲死的快乐呢?
  他身体爽得直哆嗦,花穴也咬住肉棒不放松,脑子里却还残留一丝理智。
  “爹爹……我们都是双性人啊……你不能操我的穴……”
  “为什么不能?我们又不是没长肉棒,长了肉棒就可以操人,一边操人一边被操,爽得你想死!啊!我在操我儿子的嫩穴!好爽!骚儿子,你跟你爹一样骚,都是没有男人就不能活的骚货!”
  随着肖扬的大力抽插,一丝丝红色血液顺着他的肉棒,从沈艺林的骚洞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好儿子,你爹爹给你开苞了,爹爹操的你爽不爽?”
  在肖扬满头大汗插了沈艺林一百多下后,沈艺林已经完全被这种肉棒操穴的快乐所征服了,什么肖扬是他的亲爹,他们都是双性人,这些念头全都忘了个精光,现在他只想好好感受被插穴插到高潮的快乐。现在听到肖扬的话,肉穴内壁更是一阵阵的紧缩。
  “爹爹操的好爽!被爹爹操死了!啊啊啊啊!爹爹再用力!”
  “儿子的嫩逼让我给操了!啊,我的骚穴又痒了!爸爸,快来操一操儿媳妇的骚洞!让儿媳妇更爽!”
  沈爷爷原本看着肖扬奸淫自己的亲儿子,早就看得欲火焚身,肉棒硬的像铁棍了,如今听到肖扬这么喊,二话不说,走过去,抱着肖扬的腰让他悬空而起,然后对准早已因为奸了儿子处子穴而淫水泛滥的花穴插了进去。
  “哦!爸爸的肉棒太厉害了!好爽!”
  肖扬爽得狂乱甩头,他的肉棒在操他的亲儿子,自己的花穴也被公公大力操干,这种心理生理的多重快感让他淫乱到了极致。
  而沈艺林就更苦了,原本他一脚踩在桌上,和肖扬面对面,便于让肖扬把肉棒从他的花穴里插进去,现在肖扬却被沈爷爷从身后抱起来,一上一下的操花穴,也就带动得肖扬的肉棒在他的花穴里不再像之前那样是有规律的一进一出的抽插了,而是毫无章法的突然往上顶弄,又突然往下戳干,或者又趁着间隙往里面深处狠捅几下,这种混乱的插法,在沈艺林初次承欢的肉穴里四处乱撞,撞得他语不成声,只知道拼命尖叫:“啊啊!爹爹不要插那里!啊!小穴要坏了!要被爹爹插坏了!”
  就在一行三人祖孙三辈你干我我干他,公公操媳妇,爹爹干儿子,其乐融融,共赴巫山的时候,又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正是肖扬的丈夫,沈艺林的爸爸沈天楠。
  肖扬见到沈天楠进来,笑道:“天楠,啊!坏公公,操到儿媳妇的骚心了!好爽……啊……天楠,我操了儿子的花穴,第一次,开苞了……你不是一直想给他开苞吗?菊穴还给你留着呢……快去把你儿子操得爽上天吧……啊啊啊啊……骚逼要操化了!”
  沈天楠扫了一眼三人连接在一起泥泞不堪白沫四处的下半身,微微一笑,果然走到了沈艺林的背后,伸手摸去,已经被肖扬操得骚狼性格完全被开发出来的沈艺林,后面也流了一屁股的淫水,他衣冠整整,拉开拉链掏出肉棒,然后毫不犹豫就插入了自己儿子的后穴里。
  “啊啊啊啊!”
  两声淫叫同时响起。
  沈艺林已经被操的神志不清了,突然饥渴的后穴也被巨大的肉棒插入,恰逢沈爷爷掐着肖扬的腰把肉棒全部抽出然后再全部捅入,直插到了宫口,爽得他的肉棒也狠狠在沈艺林的花穴里戳到了骚点,沈艺林的后穴又同时被操进一根粗长阳具,一直插到了最深的地方,两相夹击,两人都忍不住同时浪叫出来。
  沈艺林前后两穴被自己亲生的父亲爹爹给开了苞后,又被沈爷爷和沈天楠轮流操干过前后小穴,三世同堂一家四人滚在一起,不停的操着穴,一直操到了天黑,四人都精疲力尽后,沈艺林的穴里还含着他亲生父亲的肉棒,而肖扬也咬着他公公的鸡巴。地毯上到处都是四人流下的精斑淫水,房间里充满了淫靡的空气。
  从那以后,沈艺林就和自己的父亲爹爹爷爷保持着肉体关系,随时随地遇到哪一个都有可能被按在地上狠干,有时候会发展成多人混战,直到他嫁给李洪后,因为距离较远,才没有再和他们打过炮了。

  

第3章
  怀孕儿媳在厨房叫着公公名字用冰黄瓜自插被撞破,两人大玩冰火两重天,大肚play,产乳喝奶
  陈青书和花花公子袁长文结婚后,袁长文风流死性难改,依旧每天出去打野食,陈青书天天在家里寂寞难耐,但他性格老实,也从未想过要离婚或者出轨。尤其是在得知自己怀孕后,他更是死心塌地的天天在家大着肚子洗衣做饭,期盼袁长文能回心转意,回归家庭。
  袁长文的父亲袁竹洲得知这一情况后,气得大骂不孝子,他是一个退伍军人,思想很老派,伴侣死去后也一直没有续弦,觉得儿媳妇一个孕夫在家多有不便,就主动提出搬到儿子家里,替儿子照顾儿媳一阵。
  陈青书去迎接袁竹洲的时候,肚子已然溜圆老高了,原本有些消瘦的脸庞也丰腴了不少,看上去倒比以前多了几分风情。袁竹洲看着他知书达理,又进退有度,十分贤惠,更是怒骂儿子有眼无珠。
  一开始两人住在一起倒还相安无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