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9

蠕动起来,呻吟个不停,“嗯……啊……动一动……”
  他渴求的看着小兰,再也顾不得他是个孩子了,“快,乖小兰,用枪插一插嫂子的骚逼……等你长大了嫂子保证用骚逼服侍的你舒舒服服的……”
  小兰依言,抓着枪上上下下的抽插起来,陈墨发现他的后穴也分泌出了不少肠液不再干涩,跟上了小兰的节奏,狠操起沈艺林来。
  小兰用枪插沈艺林也不懂什么技巧,只知道一顿乱插,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但这种毫无章法的操弄反而更让沈艺林敏感柔嫩的内壁被摩擦的更有快感,后穴还被陈墨瞄准了骚点往死里撞,双重快感前后夹击之下,不用碰前面翘起的肉棒也爽的浑身打战,拼命尖叫:“啊!啊!骚心被操到了!好爽!要被操死了!哥夫好会操!小兰也好会操!你们都是我的老公……啊啊啊啊!操死骚货了!”
  陈墨颤抖着射在了沈艺林屁股里时,小兰也把水枪里尚且冰凉的水打到了沈艺林的子宫里,他狂叫着达到了高潮,前后的骚穴都喷出了水。
  两人打完一炮后,都有点累,沈艺林千哄万哄总算哄着小兰去睡了,两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又滚到了一起,用69的姿势开始互相口交,陈墨在下面,沈艺林在上面,他迷恋的把陈墨粗长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淫水都舔得干干净净,吸的啧啧作响。陈墨用舌头在沈艺林被操的有些红肿外翻的阴唇上重重舔过,粗砺的舌头钻进了小洞里模仿性交的动作进进出出,勾的淫水一波一波往外涌,多余的陈墨来不及吃掉就浇在了他的脸上,他抹了一把,就着淫水就扣挖起陈墨的后穴来,又插又搅,前后两张小嘴都得到了照顾,惹得沈艺林一阵战栗,吸吮了陈墨的肉棒几下,又抬起头喘着粗气呻吟:“啊……骚穴好舒服……美死了……哥夫舔得骚穴要化了……”
  两人正在淫声浪语,不料李洪冷不丁就走了进来。沈艺林从胯下看到,吓得马上准备从陈墨身上翻下来,结果李洪却一把扑上来,就从后面插入了沈艺林的花穴。
  他的花穴刚被干的潮吹了两次,第二次还是被小兰用玩具枪毫不留情一顿乱戳戳的高潮的,早已红肿敏感不堪了,被李洪这么蛮横的插进来,又爽的摇起屁股来,“啊!老公好棒!好厉害!”
  李洪咬着牙,眼睛却和他身下的陈墨对视,抬手一巴掌拍在沈艺林浑圆饱满的屁股上,怒喝:“老子操的你不爽?老子没喂饱你?让你在这里偷汉子?!操死你个荡妇!”
  沈艺林心中的羞耻和禁忌感一下子冒了出来,和别的男人偷情被老公抓了个正着,然后老公就着奸夫的精液来操他,一想到这一点,沈艺林的骚逼就汪死里缩紧,淫水冒的更欢了。
  “啊啊!我是荡妇!老公快用肉棒操死我这个荡妇!”
  陈墨悄悄地把自己从沈艺林身下爬出来,鸡巴还翘着,准备逃走,李洪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陈墨心里又不舒服了,你干我老婆我没说你半个字啊,一晃眼看到他屁股上还沾着一点白色精液,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又冲上去,抱住李洪的腰,趁着他后穴里的精液还湿滑着,一次性狠狠干到最深处,抵着骚点故意撞了好几下。
  李洪浑身抽搐着大叫一声,想要回头看却被后穴里连续不断的猛烈大力的抽插给打断了,发出来的呻吟也变了调子:“啊……嗯……”
  陈墨插了几下,被紧致的后穴吸的浑身爽利,但他并没有打算再插射李洪一次,于是狠干了几下就抽了出来打算离开。谁知他刚拔出来,李洪的屁股就追了过去,大喊:“别拔出来!继续操我!”
  沈艺林只知道自己穴里的肉棒离开了,正疑惑呢,听李洪这么说,忙回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陈墨还干了李洪。想到平时总是沾花惹草的李洪居然也被人干了屁股,还爽的不能自己,他的肉棒一下子翘的老高,翻了个身,抱着李洪,用骚穴对准肉棒,扑哧一声插了进去,“老公!哥夫的肉棒好厉害是不是?插的我好爽!要升天了!”
  陈墨听李洪这么说,不再犹豫,再次用尽全力捅进了他的后穴里,撞的李洪也深深插入沈艺林的花穴当中,三人都爽的长吟一声,紧接着就连接在一起律动起来,三人都淫叫个不停。
  “弟弟,你的菊穴比你哥哥的还紧……哦……夹死我了……”
  “啊!哥夫好会操穴!原来操屁股这么爽!啊!好爽!对就是那里!用力!啊啊啊啊!爽死我了!”
  三人用叠罗汉的姿势操了一会,又换了个姿势,陈墨坐在最下面,李洪用菊穴套在他的肉棒上,背靠着坐在他怀里,而沈艺林则面对面跨坐在李洪身上,用花穴紧咬李洪的肉棒。
  用这个姿势操的三人都射了一次后,李洪仰躺在床上,陈墨抬起他的一条腿,肉棒狠狠的插干他的后穴,沈艺林坐在李洪脸上,让他吸吮他的肉棒,把花穴露出来让陈墨抠弄。
  三人颠鸾倒凤,你进我出,人在人上,肉在肉中,开会抽动,其乐无穷,一直大战到天亮。


 
第6章
  被设计醉酒蒙眼大干亲生爹爹,狠操生出自己的小穴,儿媳舔穴,公公加入操儿媳,换偶play,四人大被同眠
  陈默跟沈艺林李洪三人大干一晚,眼见天蒙蒙亮起,三人都困了,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下,李洪就不言不语粗鲁的把陈默给推下了床,陈默自己也没好意思死皮赖脸的跟他们夫夫一块睡,老老实实捡起地上酸菜渣子似的衣服穿上,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
  刚走出房门,他转念一想,不知道李青回去了没,就下楼到露台去看了一眼,结果一看,就看到李青和李建国加上秦素白三人赤条条的搂在一块,露天在那里呼呼大睡。
  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上前去推醒了李青,李青迷糊醒来,发现自己的小穴还咬着他爸爸的肉棒,一抬头就看到陈默,顿时有些慌张,一动肉棒从小穴里滑了出来,同时涌出来的还有尚且温热着的精液。
  被陈默抓了个正着,李青颇为有些心虚,但他不知道陈默昨晚也淫乱了一夜,所以根本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只以为陈默绝口不提是因为气狠了,有心想要挽回,又苦于不知该如何开口。
  第二天他们回了陈默老家,看着笑脸相迎走出来的陈默爹爹赵霖,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跟三十多岁差不多,跟陈默感情很好的样子,李青心里冒出了一个主意。既然他和他老爸乱伦被陈默撞了现场,他也设计让陈默和他爹爹搞上不就扯平了吗?
  这天趁着陈默老爸有事出去了,李青心想这正是个好时机,晚上抢着去做了饭,然后给赵霖的饭菜里下了春药,吃饭的时候则一个劲的给陈默灌白啤混合酒。
  眼看着陈默醉的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