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分卷阅读13

着挤压那根肉棒,主动的寻求着快感。
  他回过头后,才看到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大汉站在他身后,压低嗓子:“妈的,骚货真骚,前面那个是你老公?就在你老公背后你也能让两个小毛孩操得淫水流了一地!真是骚不死你!老子也来操一操骚货!”
  沈艺林又羞又爽,花穴却紧咬着肉棒一收一缩的配合起来,他回过头,把脸深深埋在李洪背上,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被操得太爽而忘形的浪叫出声。李洪还只当他被挤得难受,拉过他抱在腰前的手握住,笑骂道:“骚货,又发骚了?等到我爹爹家了我再满足你吧。一天不操逼就浑身难受。”
  沈艺林使劲的搂着他的腰,撅起屁股,好让身后的魁梧大汉能尽根插入他的花穴深处,魁梧大汉也不含糊,两只大手捉着他丰润肥美的屁股,打桩似的一下一下缓慢又重重的插进去,抽出来,没插几下,沈艺林前头翘起的肉棒就抖了两下,射出一股精水,那大汉看到了,猛地一下撞进去,撞得沈艺林都往前一扑,险些把李洪扑倒。
  李洪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了?”
  沈艺林满面红潮,全是沉浸在淫欲里的快乐,他哑声回答:“没什么,就是后面人太挤,没站稳,撞了我一下。啊……”
  说话的功夫,魁梧大汉看他实在是个骚浪的极品,又是重重一下插入,他的肉棒比那两个高中生更为粗壮长大,技巧也更好,这一下直操到了沈艺林的宫口,让他没忍住那一瞬间排山倒海袭来的快乐,叫出了声。
  李洪还只当他又被撞了一下,就嘱咐了一句:“抱着我,站稳一点。”
  沈艺林浑身战栗,颤声道:“嗯……”
  花穴里魁梧大汉的硕大龟头操到宫口那里就不再前进,而是时缓时重的碾磨着娇嫩的宫口,在里头还不断变换着角度,指挥着大龟头这里撞一下那里撞一下,都撞在他最敏感的地方。
  这种极致的快乐,再加上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正抱着不知情的丈夫的腰,用小穴容纳过两个陌生高中生的肉棒后,再次又迎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抽插,他又偷情了。这种心理上的禁忌,更是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快感。
  魁梧大汉在沈艺林的花穴里抽插了好几百下,插得沈艺林的花穴和肉棒都高潮了许多次,甚至有一次还被干得潮吹了,才射了一泡又浓又烫的精液在沈艺林的子宫里。
  沈艺林此时只知道精液打在子宫内壁上,会给他带来重新一轮的快感,便再也没拒绝,任由大汉尽情的射精了。
  魁梧大汉拔出肉棒后,不等沈艺林休息一下,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青年就接棒,挺着鸡巴干进他的菊穴,一次次的抽插,不断的让沈艺林爽得快要升天。
  眼睛青年过后,是一个六十岁的阿伯,他虽然年纪大,但肉棒却粗大的很,他操得是沈艺林的花穴,体力虽然比不上那几个年轻人,技巧却非常好,同样把沈艺林操得爽飞天。同时还让他想起了他自己的爷爷,也曾在他的爸爸爹爹轮流操过他的小穴后,也跟着和他打了一炮的美妙回忆。
  因为沈艺林他们要去的地点路途遥远,终点站才会下,所以一路上,沈艺林就抱着李洪的腰,接受了车上许多男人的轮奸,高潮了一次又一次,两个小穴里都盛满了陌生男人的精液,直到快到站的时候,一个光头射完,好心的脱下T恤替他随便擦掉两腿中间的淫水精液,给他拉好拉链,才让他表面看上去完好无缺的下了车。
 ====
彩蛋:
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两个小穴因为经过了众多男人的抽插,都早已红肿不堪,就是走路也会带来一阵阵战栗的快感,到了李洪爹爹家后,李洪抱着他求欢,他也只能心虚的拒绝。
李洪的亲生爹爹名叫柯蓝玉,他长相妖媚,四十多岁的年纪如果不说,还以为最多三十,他生性风流,爱慕虚荣,和许多男人有染,但这并不是李建国和他离婚的原因,他们离婚的原因是有次两人一同去玩换偶游戏,结果柯蓝玉和一个男人操穴时知道那个男人非常有钱,便和李建国离了婚,嫁给了那个男人。
只是那个男人虽说干穴的功夫不错,但脑子却不大聪明,有钱也是因为他的老爸有钱,柯蓝玉嫁进来后,当晚和他洞房花烛的却是已经七十岁但还宝刀不老的公公,从此,柯蓝玉一受侍二夫,过着花天酒地的淫靡生活。
在吃完晚饭后,沈艺林觉得有点口渴,就准备去厨房喝水,走近后却听到里头有淫声响起,他悄悄的推开门缝,却看到本该在洗碗的蓝玉躺在流理台上,两腿叉开,抱在胸前,做成一个M字,而他的腿间,有一个人头晃动着舔吸他的骚穴,而那个人,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他的老公李洪。
“啊,啊,好儿子,真会舔穴,爹爹的骚穴都要让你给舔化了……啊,还是年轻男人好,操穴操得爽……爹爹爱死乖儿子了……”


第8章
  和老公看电视时盖着毯子被儿子操干,孙媳妇被双根爷爷干穴,操完爹爹后在浴室勾引爹爹老公干后穴
  柯蓝玉和他的亲生儿子李洪搞上有一段时间了,还在柯蓝玉和李建国没有离婚的时候,某次李建国不在家,柯蓝玉寂寞难耐,在浴室自慰,不慎让李洪撞见。
  柯蓝玉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勾引了,在浴室里当场就干起穴来,李洪的技巧不如李建国,但胜在年轻精力充沛,靠着一股蛮力在他小穴里横冲直撞也爽得他不能自已。
  从那以后两人就勾搭成奸,时不时找到李建国不在家的机会就打一炮。柯蓝玉生性淫荡,勾引了儿子操穴也让他觉得不满足,好几次都提议在李建国在家的时候,再偷情干穴,那种感觉光是想一下,他前后两穴就开始自动冒淫水了。
  只是那时候李洪还对李建国有所敬畏,坚决不同意,直到后来撞见李建国也在操自己的亲生儿子李青,并且邀请他一起同操后,他也就有了这个心思,只可惜那时候李建国和柯蓝玉离了婚,两人即便是想找机会也找不着了。
  柯蓝玉抱着腿,感受儿子火热灵巧的舌头时不时舔插一下花穴,时不时又钻入菊穴里戳刺的快感,享受的直呻吟,淫水让李洪喝了一大口接着一大口,依旧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喝都喝不完。
  他松开手,抬起两腿往李洪头上按去,恨不得让李洪的舌头能舔到更深的穴里,用粗粝的舌头刮搔他骚荡淫浪的内壁。
  “哦,啊,好儿子……真会舔……爹爹给你舔得太美了……小穴爽死了……再舔深一点,哦,对,啊啊,舔得小穴好美!”
  沈艺林偷偷在门外看着,不知不觉的,下体流出许多淫水,他把手伸到腿间,捏住挺立的阴蒂,使劲揉捏起来。他心中不由暗骂自 - 一曲书斋https://www.yiqubook123.com